多地晒出脱贫成绩单 部分省份宣布贫困县全摘帽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9日电(冷昊阳)2020年新年伊始,多地密集亮出脱贫攻坚成绩单,部分省份宣布当地贫困县全部摘帽。与此同时,国务院扶贫办、财政部、国家卫健委等多部门也密集部署相关政策,确保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 资料图 潘志祥 摄   多地晒脱贫成绩单 有省份宣布贫困县全摘帽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是脱贫攻坚收官之年。目前,2020年省级地方两会正在密集召开,收官之年,各省份的脱贫攻坚工作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脱贫攻坚任务全面完成”“易地扶贫搬迁任务基本完成”“贫困地区‘两不愁三保障’问题全部解决”……西藏的政府工作报告在回顾2019年工作时如此总结。   事实上,在2019年底,西藏就已经宣布所有县区脱贫摘帽。   记者注意到,在2019年12月23日,西藏自治区脱贫攻坚指挥部就曾发布公告:12月9日,经自治区人民政府研究,批准日喀则市谢通门县等19个县(区)退出贫困县(区)。这标志着,西藏所有县(区)全部脱贫摘帽,这在西藏自治区扶贫开发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为与全国一道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下了坚实基础。   河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通报了脱贫攻坚的最新进展。该省政府工作报告在回顾2019年工作时总结称,扶贫脱贫成效显著,着力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剩余1448个贫困村全部出列、13个国定贫困县将全部摘帽。   而在辽宁,虽然该省份的省级两会尚未召开,但当地贫困县全部摘帽的消息已经公布。辽宁省委省政府在1月3日召开的全省脱贫攻坚会议上宣布,到2019年底,全省15个省级贫困县全部摘帽,1791个贫困村全部销号,贫困发生率由建档立卡之初的5.4%下降至0.06%。   本月,全国多省份的省级两会将相继召开。随着各省份的地方两会拉开大幕,料将会有更多的脱贫攻坚成绩单亮相。 资料图。张浪 摄   精确到人 多地列出未脱贫具体人数   除了部分省份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聚焦脱贫攻坚的最新进展,还有部分省份通过各种方式,将本地尚未脱贫的人口数量进行公布,这些数字甚至精确至人。   例如,新疆政府工作报告在展望2020年工作时指出,实现剩余16.5万贫困人口如期脱贫、560个贫困村退出、10个贫困县摘帽,确保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消除绝对贫困,确保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确保与全国同步进入全面小康社会。   河北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对特殊贫困人口兜底保障,确保完成剩余3.4万贫困人口脱贫任务。   另据辽宁的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年底,辽宁省还有剩余贫困人口1.42万人,另外经过摸排,已脱贫人口中还有21万人存在较高返贫风险。   相比于以上几个省份的未脱贫人口数量,江苏目前所剩余的贫困人口数量更少。据媒体报道,江苏省日前发布了关于脱贫攻坚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其中提到,江苏省脱贫率达到99.99%以上,目前还剩6户、17人未脱贫,立刻在网络引发热议。   针对这一数字,江苏省扶贫办相关处室负责人日前回复媒体称,这是一个动态脱贫过程,数据每天都在变化。   该负责人表示,脱贫攻坚工作报告当天数据是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的,通过国家和省级数据库比对,得出还剩6户、17人未脱贫。再过一个星期,可能这个数据就会出现变化,有实现摘帽脱贫的,也有返贫情况,会有一定增减。但波动幅度不会太大,报告中提到脱贫率达到99.99%以上是可以保证的。 资料图:贵州省从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建设扶贫车间,到推进“扶贫车间”进村寨,为贫困民众免费提供就业技能培训,帮助他们实现家门口就业增收。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多部委释放政策   确保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   岁末年初,多个国家部门也在年度工作会议上,对脱贫攻坚工作作出具体部署。   “年度脱贫攻坚任务全面完成,预计2019年减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340个左右贫困县脱贫摘帽。易地扶贫搬迁建设任务基本完成。”2019年12月19日召开的全国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如此指出。   对于2020年中国的扶贫工作,这次会议提到,完成剩余贫困人口和贫困县的脱贫摘帽任务,对深度贫困地区挂牌督战,全面解决“两不愁三保障”问题,保障特殊贫困人口基本生活。   此外,会议还要求,加大产业扶贫、就业扶贫、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扶志扶智工作力度。建立健全返贫监测预警和动态帮扶机制,防止脱贫人口返贫,防止边缘人口致贫。   财政保障对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9年12月26日召开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指出,继续加大财政扶贫投入力度,政策和资金重点向“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倾斜。   而在医疗卫生方面,1月6日召开的2020年全国卫生健康工作会议也提出,确保实现贫困人口基本医疗有保障目标。坚持目标标准,保持攻坚态势,实行挂牌督战,全面完成年度任务,坚决打赢健康扶贫这场硬仗。(完) 【编辑:姜雨薇】

“中国东极”脱贫攻坚剪影

新华社哈尔滨1月8日电 题:从“轻工渔网重工马掌”到“圆梦小康”——“中国东极”脱贫攻坚剪影   邹大鹏、杨喆、谢剑飞   红日微露,中俄界江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界处,千里冰封的江面上,江雪映衬出金色光芒。“中国东极”黑龙江省抚远市,是我国大陆最早迎接太阳的地方,也曾是我国最东的国家级贫困县。今天,昔日苦寒荒凉地摘掉了“穷帽子”,迎来了走向全面小康的曙光。   “中国东极”百年小康企盼   2020年元旦,第一缕阳光照进抚远市海青乡海兴村脱贫户闫鹏家时,屋里的柴火锅已经支起来了。老伴石桂芝忙着烧水,闫鹏准备喂猪、清理圈舍。   猪圈里,30多头猪膘肥体壮。“年前有19头能出栏,卖上6万元不成问题!”年近七旬的老闫一边清理猪圈一边盘算着。   从驻村工作队送来第一头母猪,到最多时养60多头,闫鹏的日子越过越滋润。就在几年前,身患脑梗、一身外债的他还在为基本生活犯愁。   “以前的泥草房都快塌了,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玻璃也都是碎的,只能用胶布粘上将就着!”闫鹏对自己的“穷窝棚”记忆深刻。如今,他住上了温暖宽敞的彩钢房。   海兴村过去的村道都是“水泥”路——下雨后泥泞不堪,没有靴子出不了屯,“靴子屯”外号由此而来。   在抚远市,这样的“靴子屯”曾经不在少数。抚远人常常说自己占着“四极”:自然条件极其恶劣、基础条件极其落后、产业结构极其单一、生活水平极其困苦。1994年,抚远被列为国家级贫困县。   20世纪60年代的抚远,“一条马路一盏灯,一个喇叭全县听”,农村是“家家土草房、户户煤油灯”,产业是“轻工业织渔网,重工业挂马掌”。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抚远人有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他们渴望着脱贫,渴望着奔小康。   2015年,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脱贫攻坚战的号角声传到了“中国东极”。   奋斗在逐梦小康路上   当国家政策的指引、扶贫干部的帮扶、贫困户的奋斗,“三股劲儿拧成了一股绳”,迸发出的是“万众一心加油干,越是艰险越向前”的力量。   60岁的抚远市寒葱沟镇红旗村脱贫户于秀华没想到,自己表皮溃烂发黑20多年的腿,有朝一日还能治好。   抚远市357户690人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中,因病致贫的有182户357人。健康扶贫是一场“硬仗”。驻村工作队来了之后,主动上门为于秀华讲解健康扶贫政策,她到省城治好了腿,1.4万元的治疗费,自己只花了1000多元。   抚远市浓桥镇东方红村70岁的脱贫户屈晶感念着好政策:“新房通上了自来水,再也不用犯愁挑井水了!”   解决了“两不愁三保障”,“奋斗致富”成为许多贫困户的“小目标”。49岁的李春喜,自幼失去了一条腿,与聋哑的弟弟相依为命。多年贫困磨光了他的心气,扶贫干部来家里走访,麻木的他连半个字也不愿多说。   扶贫先扶志,扶贫必扶智。2016年,帮扶人给李春喜找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赫哲族鱼皮艺术的传承老师,他自此专心苦练“绝活儿”,不仅成功脱贫,打了多年光棍的他还找到了女朋友。“奔向全面小康,我没掉队!”他说。   与贫困户一起奋战的,是一个个踏实肯干的扶贫干部。海青乡海兴村驻村第一书记付宏祥是个“90后”。“挑水、烧炉子、清厕所,在城里时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干这三件事。”筹措资金修路、改造自来水、改造危房、发展特色养殖……付宏祥和工作队一步一个脚印终于赢得了老乡们的认可。   2017年起,抚远市要求帮扶干部每月至少帮助贫困户“打扫一次卫生、解决一件难事、举行一次联欢、进行一次评比、召开一次座谈”,“五个一”的“小事”拉近了干群心与心的距离。   2018年8月17日,国务院扶贫办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向中外媒体介绍了40个贫困县的退出情况,抚远位列其中,“中国东极”终于甩掉了“穷帽子”。   唱响新时代乌苏里船歌   奔向全面小康,“东极”再借“东风”。“我们虽地处偏远、产业基础薄弱,但正因如此才有了一方净土,而且近年来通了飞机、火车、高速,基础设施不断完善,有了发展旅游业、边贸、特色农业等新兴产业的条件。”抚远市委书记周宏说。   在抚远市黑瞎子岛镇东安村附近,冰雪下的蔓越莓植株正在“冬眠”。“种植蔓越莓对环境、温度和水资源的要求都很高。”抚远红海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峰说,“抚远是未被污染的‘白纸’,最适合发展这种生态农业。”   这个基地种植了4200亩蔓越莓,通过“公司+基地+农户”的方式,帮助当地农民创收。项目自成立以来带动贫困户102户,每户每年实现增收3000元,带动257户特殊帮扶户共计增收44.96万元。   在抚远市边民互市贸易区内,糖果、面粉、食用油等各类俄罗斯商品琳琅满目,在售商品有约1.9万种,游客们的购物车里塞得满满当当。“依托扶贫政策,贫困边民与经销俄货商户每20人自愿建立互助组,通过利益联结机制以富带贫。”抚远市商务和口岸局副局长聂志刚说,一些贫困边民年增收6000元至24000元不等。   抚远市乌苏镇抓吉赫哲族村民俗技艺农民专业合作社里,40岁的曹丽飞正带领村民将鱼松、鱼酱、鱼罐头等鱼产品装箱打包,准备发往北京、上海等地。在抚远,赫哲文化旅游产业中的鱼皮工艺品、特色民宿等也颇受欢迎,成为边民脱贫致富的“法宝”。   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畔,新时代的乌苏里船歌正在唱响。(参与采写:姜贺轩) 【编辑:刘欢】

向着幸福,奔跑!——脱贫攻坚中的冬日暖心事

开栏的话:2020年,贫困远去,幸福走来。在山川、在城边、在田野、在企业,我们聆听寒冬里你的小确幸,感受你脱贫致富的大欢喜;我们记录你坚守岗位奋斗的新作为,见证你追逐梦想开创的新天地。这一年新春,我们与你满怀期待,一起昂扬向前。 自1月7日起,新华社开设“新春走基层”栏目,陆续推出记者发自一线的报道,吹响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号角,充分反映广大干部群众一鼓作气、迎难而上的精神面貌和实际行动,充分展现祖国各地欣欣向荣、人民群众欢度春节的美好景象。 新华社北京1月7日电 2020年,脱贫攻坚进入决胜之年。 春节临近,新华社记者深入巴蜀深处、大别山区、三晋大地,倾听贫困户们的新春愿景,了解他们的新年新喜,听他们讲述一个个暖心故事。 悬崖村不再蜀道难 三面环山,全是悬崖绝壁;一面依水,金沙江支流西溪河流淌而过。与世隔绝了50多年的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阿布洛哈村终于不再是“高山深谷”——不久前,供村民们进出的悬崖“摆渡车”开通了。 和村民阿达么友杂一起,记者登上“摆渡车”进村:人们坐着封闭轿厢横跨西溪河峡谷,脚下400多米深的悬崖,不再令人生畏。 “以前出去一趟要4个多小时,走悬崖上的山路很危险,一不小心就可能跌下去。现在出去只要20分钟。外面,还有往返县城的公交车。”阿达么友杂说,今年春节,她终于可以带着两个孩子去县城转转。 小小“摆渡车”,承载着村民迎接新生活的希望。 村支书吉列子日说,全村65户253人,目前仍有建档立卡贫困户29户182人,交通成为限制村庄发展的最大瓶颈。 “现在出村方便了,大家的日子更有盼头了!”村支书乐呵呵地向记者介绍,村里正在引导老百姓发展特色产业,已经修建黑山羊养殖基地680平方米,种植100亩芒果,种植无刺花椒苗6300株…… 除了“摆渡车”,一条通村公路正在紧锣密鼓地修建中。 以前因村子位置险峻,大型机械设备上不去。如今四川路桥集团租用重型直升机吊运了大型机械设备到村里。 “我们现在白天黑夜赶工。”伟木村村民布日小火在修路工地上干活,他有亲戚在阿布洛哈村,路修好了,他要带着老婆回村走走亲戚。 这个春节开始,“悬崖村”不再“蜀道难”。 好政策才是“改命方” 辣椒红、腊肉香,隆冬大别山透着年味。游客们乘着大巴车来到安徽省金寨县大湾村,感受传统村落的宁静古朴。 给自家新房挂上红灯笼,70岁的陈泽申袖着手,来到自己的老屋门前。这幢土坯房有些古怪:原来的正南朝向的大门一侧被水泥封住,新屋门不当不正开在东南角。一些游客不解,上前探问缘故。 陈泽申笑着说起自己“改门”的故事:十多年前,独子去世、儿媳改嫁、老伴一病不起。陈泽申手足无措,请来“风水先生”。 “穷改门,富迁坟,你这门朝向有问题!”依着迷信“先生”的意见,陈泽申拆墙砌砖扒门。 改门并未改变命运:老伴撒手人寰,剩下陈老汉和未成年的孙子,形影相吊。 风水先生都没辙,苦日子啥时候是个头? 不久,脱贫攻坚战打响。陈泽申家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驻村扶贫工作队给他制定了帮扶计划。 依靠光伏发电、贴息贷款养羊等项目,陈泽申和孙子的生活悄然生变。年底一算账,单养羊他就挣了1.2万元!尝到甜头的陈泽申又养起乌骨鸡、种上天麻。 游客询问,还信风水不?老陈笑答:“风水先生那门道是空的,扶贫好政策才是脱贫真门道!” 2017年,收入突破3万元的陈泽申主动申请摘掉贫困帽。脱贫的老陈又在村里的扶贫茶厂当上了炒茶师。孙子在合肥工作,月薪8000元。 这个春节,他计划着杀一头年猪,爷孙俩好好庆祝一番。谈到新年心愿,老陈咧开嘴笑:“多攒点钱,给孙子买房娶媳妇!” 靠政策、靠努力,老陈赢得改变命运的一场翻身仗。 庆丰年好日子如歌 宁夏银川闽宁镇。46岁的农民高润弟在舞台下背着歌词,为公司年会做节目彩排。她要演唱一首讴歌新时代的歌曲。 平时在村里说话都没大声嚷嚷过的她,却破天荒地主动报名登台亮相。虽有些紧张,脸上却始终溢着笑。 这个春节,她心里格外踏实,忙碌了一年,她终于有了人生第一笔存款。 “用存折存的,虽然钱不多,但心里不慌了。”高润弟有些腼腆地说。 这笔积蓄来得不容易。2014年,他们举家从西海固地区搬迁到闽宁镇时,兜里只揣着借来的3000元钱。父亲年事已高,她的大儿子患有精神疾病,小儿子还在上学,高润弟两口子肩上担子很重,更别提有积蓄。 2019年,村里新开的扶贫车间招工,高润弟率先报名,成为首位员工,家门口的工作既能照顾老人孩子,也能让在外务工的丈夫安心上班。 大儿子医保报销比例提高了,80岁的老父亲领到了高龄津贴和养老金,流转的土地能领分红。收入多了,开支少了,一年下来高润弟将攒下来的钱存了起来。 在闽宁镇,像高润弟这样的移民户不在少数。闽宁镇扶贫劳务工作站站长丁成民说,当地依托发展特色产业扶贫项目,打造光伏、旅游、服装加工等扶贫项目,增强产业扶贫“造血”功能,群众的生活越过越好。 今年,高润弟的小儿子就大学毕业了,一家人的日子越过越有奔头。 歌传心声,高润弟的歌声里满满当当是对好日子的期盼。 奔小康好戏已开锣 一进腊月,山西省垣曲县老屋沟村就变得格外热闹起来。 首届群众文化年会活动在村头戏台上演。86岁的老贫困户惠付荣坐在台下看得起劲儿,已是眼花耳背,但眼前这份热闹让他高兴:“几十年了,村里属今年最热闹!” 再过不久,垣曲县春节联欢晚会就要上演,村里两个节目入选,新成立的“夕阳红”老年艺术团正在村委会紧张排练,吸引许多回村过年的村民来看热闹,惠付荣也总爱往这跑。 “以往过年,年轻人打牌、女人们闲聊,没意思。你看现在演节目多好,《十送红军》《手拿碟儿敲起来》这些歌我都会唱,这才有年味儿!”惠付荣笑着说。 这两年,村里人明显感到一向沉默寡言的惠付荣话多了,也爱笑了。 “惠付荣当年是逃荒到这个村子的,活了大半辈子,还在温饱线上挣扎。脱贫攻坚这几年,他和小儿子种植40多亩花椒,一年能卖3万多元。日子红火了,人也爱说爱笑了。”老屋沟村第一书记范保珠说。 脱贫春来早。截至2019年底,垣曲县109个贫困村实现了整村脱贫,顺利完成了脱贫摘帽任务,当地组织了各种形式的文艺演出,山西省还持续开展免费送戏下乡等文化活动,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 “现在的日子是顶天的好了。”生活殷实了,村里热闹了,惠付荣笑在脸上,甜在心里。(执笔记者:孙仁斌;参与记者:董小红、陈诺、何晨阳、王劲玉、王炳坤、邹明仲) 责编:秦雅楠